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有色心却没有色胆的父亲
有色心却没有色胆的父亲
 有色心却没有色胆的父亲
 
夏夜的皎皎月光,透过薄薄的落地窗帘洒进安静的客厅,把整个客厅照得很亮,墙壁上的猫头鹰钟表的指标也可以看得清清楚楚。晨子唯弓着腰,擡头望去,刚刚过了淩晨一点。
 
他轻手轻脚地小心地向前走着,眼睛仔细的看着脚下的地毯和身旁的东西,生怕一不小心踢到或是碰到什麽东西弄出声响惊醒了熟睡中的妻子,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他正专心的向客厅西面的一扇门移动着,忽然一股尖利的巨痛迅速从左脚脚心传了上来,他惊痛之余忙本能地擡起受痛的左脚,由於动作过快差些咕咚一下坐在地上,他怕这样会弄出更大的声响,忙伸出右手撑在了地上,同时口中发出了一声刻意压低了的惨叫:“啊!”
 
他轻轻的坐在地上,惊慌的朝主卧室看了一眼,还好没弄出什麽声音来,妻子并未被吵醒。他扳起左脚,借着明亮的月光看到,脚心处鲜血渗出,原来是一枚图钉紮在了脚心上。他怕穿鞋子会弄出一点声响,每天都是光着脚出来行动的,结果夜路走多了虽然不会遇见鬼,却碰上了这一枚小小的图针,一下子紮得他痛彻心扉。
 
“你妈的该死的破钉子!”他肚里狠狠的骂了一句,把钉子扔到沙发底下,揉了揉受痛的脚底,又慢慢的站了起来,还是有一点的痛,左脚一时不敢过於用力。“是不是今晚就算了呢?”他心里犹豫了一下,最後还是一贯强大的邪念战胜了刚刚被钉子紮醒的理性,继续蹑手蹑脚的向西边的那扇门走去。
 
他慢慢扭开了房门,虽然开门时那“吱呀”的一小声又使他紧张了一下,不过当他的头伸进门里时,扑面而至的淡淡的少女特有的幽香立刻让他忘掉了任何的不愉快。他一闪身钻进了房间,反手迅速将房门关上,动作十分的熟练。“OK!”他得意的环顾了一下这间他并不陌生的房间,最後才慢慢的把目光定格在了他面前的一张小床上。望着床上熟睡中的女儿,晨曦。
 
不错,这是他女儿的闺房,近两个月来他几乎夜夜光顾的地方。
 
晨子唯是一个外贸公司副总裁,今年三十八岁。而女儿晨曦十五岁,正在上高一,今天正是暑假的第一天。尽管对这样的夜袭已是非常轻车熟路了,但此时他还是难掩心中的激动之情。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啊,他在脑中疯狂的想着。当狂热的情欲和血缘亲人搅在一起时,就会产生出一种极其剧烈和持久的刺激和兴奋的罪恶感。
 
他对女儿产生这种情欲其实也就是在不久之前,一次周末的午後他经过家里的浴室时偶然的发现浴室的门竟然没有关,他只是下意识的朝门缝里瞧了两眼,才发现了这个对他而言的惊天的秘密,他的女儿已不再是印象中的拖着鼻涕的小丫头了,而是已变成了一个成熟诱人的亭亭少女。
 
自从那次无意中的窥视後,他越来越觉得女儿实在是迷人,女儿那整天在他眼前晃来晃去的身体也好像是一本他只看了个内容简介的书一样,里面充满了诱惑,充满想像。
 
??於是他终於做出了一个开始连他自己也不敢相信的荒唐甚至可说是下流的事情:夜夜偷偷的钻进女儿的闺房来解读她这本从未见识过的有着无穷魅力的“奇书“。
 
现在他走到女儿的床前,并不急着采取行动,而是先安静而放肆的欣赏她的美妙的睡姿。
 
晨曦白天玩了一整天,所以一到了天黑她就困得不行,早早上床睡了。现在的她正以侧卧的姿势沈沈的睡着。一头黑黑的长发泼散着,将她的脸庞遮盖住,在月光下发出如绸缎般顺滑的光泽。
 
可能是因为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做得次数多了的缘故吧,晨子唯今天大胆的把盖在女儿身上的薄薄的粉红色毛毯轻轻的掀去扔在了地上,而不怕这样做把她弄醒。
 
他看到女儿的娇躯蜷缩着,被一件同样是粉红色的丝质睡袍包裹着。她从小就喜欢粉红色。连闺房的墙壁都是这种颜色的。而他也很喜欢,因为一本书上说这是能激起人的食欲的颜色。而他眼底的这个熟睡中的十五岁花样少女的身体,不就是他的“美食”吗?
 
女儿的双腿曲蜷着,丝质睡衣因为她之前作梦翻动身体而掀到了腰胯间,这倒不用她床前的色迷迷的父亲费事了。她的一双紧紧并在一起的秀美的小腿裸露在空气中,往下则是纤秀的足踝,和一对玲珑有致的玉足。晨子唯也不明白是为什麽,每当他看到女儿的这一双小脚时就一下子非常的兴奋,似乎她全身上下最最迷人的地方就是这两只小精灵了。
 
他只看得血涌上头,下面的小弟弟立刻有了反应。他不能等什麽了,马上伏下身来,把双手放在床边上,低下头凑到她的下面,鼻子尖已碰到了她在上面的左脚脚背。光滑的脚背有如白玉一般,他闭上眼深深一吸,“唔……”好一股清香的味道。可爱的女儿睡前洗了脚,其实她就是不洗脚晨子唯也不会对这双玉足稍减喜爱之情,不过现在洗了就更加完美了。
 
他的口中不禁已分泌出了口水,他伸出舌头在如玉的足背上滑行着,从足裸一直滑到那五根修长的脚趾的光滑的趾盖上,然後再原路返回,如此周而复始数遍。几下女儿的左脚脚背就布满了她父亲的粘粘的口水。
 
经过了这近两个月的探索,他早已经总结出了许多种玩弄女儿身体包括这双俏生生的玉足的花样。他现在伸出手来,轻轻握住女儿的纤细圆润的足踝,将她的左脚稍稍的擡起来一点,然後凑过嘴来,大大的将嘴张开,一下子把她可爱的前脚掌全部送入了口中。五根修长纤美的脚趾和柔软厚实的前掌把他的嘴填得满满的,那种美妙的满足感实在是难以言表。
 
他紧接着就用灵活的舌头费力的在紧紧拢在一起的趾缝间游走,贪婪的吸吮着她小巧的脚掌和脚趾。还在梦乡中的晨曦并不知道她的左脚掌已经完全浸浴在父亲的口水之中了。
 
就这样吸吮了好一会之後,晨子唯才把女儿的湿湿的小脚丫吐了出来,吐了口气,又用手扳直她的脚丫,伸舌头探了探她娇嫩的脚底,舌头在娇嫩的脚底板接触摩擦时的那种奇异的感觉真是太棒了。
 
当他的舌尖在最敏感的脚心打着圈时,晨曦似乎感到了一些痒,左脚突然动了两下,一下就怕羞一样的缩进了睡衣之中。
 
“呵呵,”晨子唯心里怜惜的笑了一声,好可爱的女儿,好可爱的小脚。左脚缩回去了,可是还有另一只右脚啊,他手又轻轻地捉住了女儿的右脚,小晨曦下意识地挣了挣,没有挣脱,就又不动了。不过他似乎对女儿的玉足的兴趣有所减弱了,毕竟这只是女儿身体的一小部分啊。
 
他的头又向里伸去,整个上半身已经伏在小床上了,床微微的颤了两下。他的左手还握着女儿的右脚,并不舍得放,而右手已经开始更大胆的行动了。只见他的右手轻捏住女儿的睡衣的边,一点点的继续的向上掀去。一直翻到了她的小腹之上,将她的弯曲的两条胳膊盖住了。这样一来,女儿纤细的腰肢和浑圆雪白的屁股以及结实圆润的一双大腿就全暴露在晨子唯的燃烧着欲火的眼底了。
 
女儿的身体整个就像虾米一样楚楚可爱的弯曲蜷缩着,膝盖紧紧的贴着她的胸部。他可以清楚的看到女儿的双腿根中间那被流氓兔内裤缝紧紧包裹着的鼓鼓的肉穴。他凑上去,双眼已经距离她的下身只有几厘米了。她成熟浑圆的屁股在月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的雪白光滑。他忍不住在女儿可爱的屁股蛋上“啧”的一声亲了一口,可以真实的感觉到她少女的体温和迷人的芬芳体香。
 
他又一下坐到了床上,一条腿也放了上来,这样能使自己更舒服一些,他加快了动作,双手轻轻的捏起女儿胯上的内裤两边,慢慢扯起,然後开始往下脱。
 
他的双手激动的把女儿的小内裤往下剥着,很快内裤就褪到了她的大腿处,当她那鼓嘟嘟的只露出一条小细缝的可爱小阴户映入晨子唯眼帘的时候,他感到了下面的小弟弟已经肿胀得难受至极了,急於要摆脱裤子的束缚获得自由。
 
他忙手忙脚乱的解开自己的裤腰带把牛仔裤往下一褪,一条近二十厘米长的粗粗大大的肉棒即威风凛凛的冲了出来。他一手紧握着这根已经迅速长大成人的小弟弟来回上下套弄,一面继续贪婪的欣赏着女儿赤裸的下体的无限春光。他要就这样看着女儿的裸体手淫,这是他每天晚上的必修课。
 
他的眼睛正在女儿既淫糜又圣洁的裸体上游走的时候,这时他听到了一声轻轻的呼唤:“爹地……”这轻轻的一声只吓得晨子唯怔住了,女儿在叫我?是她的梦话吗?还是她被我弄醍了?还是根本就没有睡着呢?晨子唯一瞬间脑子里转了好多的想法,他没有回答这声轻唤,猛擡起头来。
 
月光下女儿睁着一双大眼睛望着自己,慢慢的坐起身来,长发散乱的落在她的脖子和胸前,可以看到她的胸部一起一伏的。不过这时的晨子唯已没有心思再欣赏眼前的美景了,因为刚才她的一声轻呼已惊出了他一身的冷汗。
 
“爹地,”晨曦又叫了一声。
 
“哦…小曦……”晨子唯低声的应着,脸烧得红红的,眼光不敢看女儿,一时不知看哪里好,心乱如麻。
 
就这样沈默了十几秒钟,晨曦终於又开口了:“爹地,我一直醒着的,我……我知道你来过好多次了,每晚都来我这里,做这样的事情……还知道你偷拿我的内衣裤手……手淫。“
 
原来女儿早就知道了我的令人不耻的行为,却没有告诉妻子,她,她也喜欢我吗?想到这里晨子唯忽然松了一口气,接着喜上心头。“小曦,我……”
 
“爹地,你听我说,我知道你这样做是因为你喜欢我,其实我也喜欢爹地,我并不怪你,可我害怕,你这样不好。你每次来弄我我都又兴奋又害怕,你这样做要被妈咪知道了会打死我们的。我今天跟你说这些是鼓起了好大勇气的,以後,你不要再来了,我不会告诉妈咪的,真的。父亲你放心。到了白天就当没有发生这件事,谁也不要提,好吗?”
 
晨曦一口气说了这麽多的话,说完了她眼睛盯着父亲,看他的反应。
 
晨子唯听了这番话後又高兴又失望,高兴当然是因女儿原来也对自己有意思,而且还保证不会告诉妻子,而失望的是既然女儿也喜欢自己,而且自己弄她时她也有感觉,却又为什麽不能继续甚至升级这种销魂的游戏呢?
 
他此时的羞惭感已比刚发现女儿醒着时减退了不少,看着女儿如水一样的双眼正盯着自己,娇羞如花的小脸蛋,因为激动而微微颤动的双肩,清晰可见的美人骨(锁骨),和身上淩乱的粉红色丝质睡衣遮盖下的膝盖,以及褪到腿弯处的小内裤(当然是自己的功劳),一时间刚刚被浇熄掉的欲火又被撩拨起来了。
 
他脑中忽然想起了周星驰在情人剑下的那一段急中生智却收效极大的可以迷死人的情话,想到女儿既然对自己有好感,何不趁机向她表白心声进而俘虏她的少女的芳心呢?
 
“小曦,你能这样说,爹地很高兴,我真是该死,竟会对自己的女儿起了邪念……”他装作很诚恳的样子。
 
“爹地,你不要说了,我不恨你啊,你以後还是我的好爹地,我还是你女儿,只是不能再这样了,你快回去吧,我要睡了…”晨曦用极细小的声音对他说道,然後就弯腰伏下身伸手要把被晨子唯扔在地上的毛毯拾上来,这样一来,自然她没穿内裤的光溜溜的屁股就又暴露在了晨子唯的眼底,她感到屁股上压下了一只有力的手,同时腰间一紧,自己已被她的色父亲伸臂如捉小猫一般的揽入了怀中。
 
“哦!”她娇羞的轻呼一声,嘴就被一种软绵绵火烫烫的东西压上了,原来是父亲的嘴唇。她一下子好像被电击了一般,身子微微震颤了一下,还来不及反抗,父亲狂热滚烫的嘴唇就和她香软芬芳的樱唇死死的吻在了一起,她的初吻就在这样荒唐的情景下被自己的亲生父亲夺去了。
 
她仿佛想要闪躲,可却动弹不得,两只眼睛想睁也睁不开,就这样半闭着,眼前和脑海中就像是被卫星干扰了信号的电视机萤幕一样,全是纷乱的雪花。她可以感觉到父亲嘴唇的粗暴蛮横,一会把她的下唇含在口中,一会又将她的翘翘的上嘴唇吸进牙齿中间轻轻撕咬。接着又感到条灵动如游蛇般的舌头硬生生的钻进她的嘴里,在她口腔内四处滑动着。
 
“唔…”她不能拒绝,也不想拒绝。她的香舌和父亲的舌头交缠在了一起,亲密无间,难舍难分。她的柔弱的身子在父亲强有力的双臂的紧搂之下和父亲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使彼此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对方的剧烈的心跳。她被父亲吻得心驰神摇,春情勃动。
 
她双眼如星光般闪动着,含情的看着眼前这个自己从小就十分崇拜喜爱的父亲,少女几人不怀春呢?她的心中其实也曾把父亲当作衡量自己未来白马王子的标准,但这只是一时荒唐的想像,而现在却变成了现实。
 
她也曾想过,如果自己今晚对父亲表白了将会有什麽样的後果,可现在她也顾不了许多了。眼前这张因极度兴奋而有点扭曲了的英俊的脸对她而言太有诱惑力了,此时她就是天塌下来也不管了。
 
“哦哦……爹地……”她开始主动迎合着父亲的热吻了,四片饥渴的嘴唇,两条发狂的舌头,缠绵在了一起。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晨子唯的嘴才和女儿的嘴分开,两人的嘴之间拉出了一条亮晶晶的细丝,是淫糜的口水。他温柔的望着正喘着气的女儿,轻声的说道:
 
“小曦,我也不敢相信我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这是以前的我想也想不到的荒唐事。不知是为什麽,我知道你是我的女儿,我从小就疼爱你,可是只是父亲对女儿的那种喜欢,现在我却已经把你当做了我的恋人,真的,是恋人。我不能控制我自己啊,整脑子里都是你,你的一颦一笑,你的长发,你的身体……我不管了,我要你,小曦,今晚我要你,我不要你只是我的小女儿,我要你做我的女朋友,我的宝贝。我爱你。”
 
??说到这里他也不知是编出来骗自己纯真女儿的谎言还是自己藏在心底一直不敢承认的肺腑之言了。
 
“爹地,”晨曦擡头望着动情的晨子唯,头脑中乱成一片,“你爱我?”这就是爱吗?她想着,这好像有点可笑,她似乎又清醒了一些,感到这一切太不真实,也恢复了一点的理智,“不啊,爹地,你别瞎说了,你是我爹地,怎麽能爱上我呢?我看啊,你是爱上我的身子才是的。“她忽然说了句俏皮的嘲讽的话,似乎又回到了白天可以轻松地互相开玩笑的父女的关系。
 
晨子唯却并不说话,他又抱紧了女儿的身躯,把嘴贴在她的耳畔,又重复道:“我爱你!爱你的身体,更爱你的人啊。”
 
他可以感觉到女儿的迟疑、犹豫。事不宜迟,他也再也控制不住压抑了太久的情欲了,两手紧握住她的双臂,反身一压,就将她压在了身下。嘴唇又如雨点般地落在了她的脸庞、耳根、玉颈、双肩,不停的狂吻着,还不住的喃喃的说着“我爱你”。两手当然也是毫不老实了,一手捧起女儿的头以便配合着他的吻,另一只手则用力的在她的身上揉摸着。
 
轻轻薄薄的丝质睡衣在他的大手之下如若无物,晨曦的一双小手也丝毫不能阻挡他的进攻。他隔着睡衣也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女儿因喘息而一起一伏的乳房是如此的丰盈柔软富有弹性。
 
女儿在他强烈的抚摸下渐渐情欲高涨,喘息声也急促了起来,她感到全身好难受,也不管父亲是否爱自己了,管他呢?反正父亲也挺好的,不如就这样吧,好好的玩一场吧,好好的享受一下男人吧,可是又该怎麽玩呢?她急切的想着,该怎麽样才能痛痛快快的玩呢?这时晨子唯忽然停了下来,双膝跪着,直起身来,开始低头脱掉已经解开的裤子。
 
“爹地……”晨曦不解的叫着,她的大脑此时已经完全被情欲占据了,不满意父亲为什麽要停下来。刚发出这一声嗔怪,她才惊异的发现父亲下身傲然挺立的巨大阳物,此时用“小弟弟”来形容已是太不恰当了。青筋暴跳,怒气勃发高高耸立的它更像一架火箭。
 
??从未交过男朋友也从没有看过A片A漫的纯情的晨曦还是第一次在生理课以外看到男人的阳物,而且眼前这个和书本上的也是大大的不一样,“这麽大…”
 
她一下不知是害怕还是兴奋,呆呆的望着它发不出声来。
 
此时晨子唯已经用最快的速度脱下了裤子,一手握住这只“火箭”,然後又把女儿的睡衣掀起,说道:“你把两只腿分开。”
 
晨曦这时已想起了初中就已学过的生理课,这巨大可怕的家夥是男女用来交配的。当时她少不更事,听过便算,没想到今天就要实践了。听到父亲的命令,她迟疑着不动,父亲却猛的一下把她的双腿扳了起来,使她的大腿重重的压在了她的胸部。“啊!”她失声叫了起来。
 
“嘘!不要大声叫!”晨子唯说了一句,就又用力把她的双腿大大分了开来,眼睛朝晨曦的下身看去。
 
呈现在他眼前的景色太美了,他虽然已不是第一次看女儿的阴部了,可今天是在这样光明正大(?)的情景下,这样淫糜的姿势下看到了呀!
 
他看见女儿分开的大腿根处,小小的肉穴已裂开了一条细小的缝,可以看到里面粉红水嫩的肉,是啊,是水水的,女儿经过自己这好一阵的戏弄已是春水荡漾了。从未和男人交会过的小穴是这样的纯美洁净,比起他在A片里看到的那些AV女星们发黑变大的阴部不知好看多少倍!小穴上方鼓鼓的耻丘长着稀稀落落的几丛黑毛,可怜的躺着。
 
“爹地!你别看了呀。”尽管晨曦夜夜可以感觉到父亲在注视、玩弄自己的阴部,但现在毕竟是在自己清醒的时候看的啊,少女的矜持使她感到无比的害羞,轻声的嗔怪着父亲火辣辣的眼光。
 
而此时的晨子唯根本听不到女儿的责备,他在想着到底是应该立即趁热打铁马上的插进去呢,还是像A片里的那样先好好的舔弄一会女儿迷人的小肉穴,也好让她更情乱情迷呢?他舔了舔嘴唇,正要作出决定,突然,他听到了客厅传来的开门声!
 
妻子醒来了!晨子唯和晨曦的脑子里同时闪出了这个念头,一时两人都吓呆了,一动不动。
 
接着只听“啪”的一声,客厅的灯被打开了,晨曦慌张的低声问晨子唯:“爹地,怎麽办啊?是不妈咪发现了你过来的事了呀?”
 
晨子唯不作回应,其实他也是充满了疑问,妻子出来做什麽?真的是发现了我的事了吗?那又该怎麽办,怎麽办啊!!他的心脏怦怦的猛跳着,比刚才和女儿亲热时跳得还要厉害得多,满腔的欲火邪念顿时化作乌有。他轻轻的下床挪到门前,从窄窄的门缝往外瞧着。
 
客厅里是妻子。她并未朝女儿房间这边走来,连看也没看一眼,显然不是因为他们的事而出来的。只见她弯腰伸手在柜子里拿出了一盒东西来,是止痛药。
 
妻子拿了止痛药就向回走,晨子唯松了一口气,“虚惊一场!”他心里庆幸地说着。可就在他以为没事了的时候,妻子忽然朝西面女儿的卧室看了一眼,晨子唯还未完全舒出的一口气又凝结住了——他进入的时候没有把房门关好!现在正开着一条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缝!
 
“这孩子。”妻子自言自语的说了句,然後朝女儿的卧室走去。她走到门前时,晨子唯的血液都好像冻结了,大脑一片空白。还坐在床上不知外面情况的女儿还在小声问他是怎麽回事,他已听若不见了。
 
妻子的手握住了门把,如果她推门进去看一眼的话,就会发现他在女儿的房内,很快他的秘密就会暴露在日光灯之下,接下来会发生什麽?今夜将无人入睡。晨子唯在这当口还想到了一出经典歌剧的名子。而明天呢?
 
还会有明天吗?他绝望的想着。而妻子却只是把门轻轻的带上关紧,然後轻轻的离开了。“这孩子睡觉不关好门。”
 
晨子唯一下子觉得从地狱获大赦回到了人间,灵魂一下轻松地飘了起来,身体却软得要往地下倒。耳朵里还听着客厅的关灯声和妻子卧室的熄灯声。他乏力的走回到了床边,一屁股坐了下来,这才发现头发都湿了,冷汗从额上淌了下来。
 
“爹地,你快走吧,多险呀……哎呀!”晨曦忽地又轻声叫了起来。
 
“怎麽了?”晨子唯忙擡头问道,他顺着女儿的眼光看去,才发现女儿的睡衣上和下体都沾上了一大团白乎乎的粘液,原来是他发现刚刚外面有动静时的一刹那吓得射了精,喷了女儿一身。因为当时全神贯注而使得他和女儿都没觉出来。
 
他看着女儿带着嗔怪和恶心的表情,歉意的笑了一下,也有些不好意思,忙帮女儿找纸擦掉了那些出师未捷身先死的精液。
 
“爹地你快走吧,刚才吓死我了,以後你也再不要来了,快走吧!”女儿急切的对他说着,此刻她也浪意全无,恢复了理智。
 
是啊,快走吧。晨子唯也是这样想的,如果妻再出来一次就怕是完了。况且他刚刚射了精,又被刚才的事惊吓得性欲全消,原本还粗大吓人的火箭已缩成了小毛毛虫。生理和心理都在催他回去睡觉,於是他对女儿说了声:“那我走了,晚安。”就又蹑手蹑脚的走出了房间。当他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自己的床上的时候,才发现这里原来是这样的舒服,这样的安全。
 
第二天一觉醒来,晨子唯就觉得头沈沈的痛,一夜做好多乱七八糟的梦,尽是梦见他刚进入女儿的身体就发现满面惊愕震怒表情的妻子站在他俩面前,然後一惊而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