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淫一生
 
我今年五十三岁,任X县法院院长。年富力强,性慾旺盛。我们院里有两个
 
女人是我最欣赏的,一个是微机操作员吴影,今年二十四岁,清丽俏俊,貌美如
 
花,新婚不久。另一个是四十岁的财务主任周大美,风蕴犹存,性感迷人,也是
 
我的老情人。
 
周大美是我中学时的同学,那时的我们就曾经花前月下过,不过那时候不敢
 
太放肆,只是吻过她的嘴唇和抚摸过她那娇嫩的乳房,後来由於我考走了远方,
 
以至於她下嫁别人。五年前我调任X县法院,才知道她也在这里上班。老情人见
 
了自然格外高兴,由於她对自己婚姻的不满,更由於见到她的老情人再加上是她
 
的直接领导,她与我对视的眼光开始不安起来,总是喜欢和我在一起谈一直些年
 
轻时的浪漫情景,我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由於调任,我当时未带家眷)在
 
一天晚上我把她带回家,她也心知肚明将要发生什麽。
 
一进我的房间里,我就把她按倒在我的床上,开始吻着她的双唇,她也很兴
 
奋地回应着我的吻,我解开她的衣服,当时三十五岁的她身材还是那麽的好,赤
 
裸裸的她躺在床上,用挑逗的眼神看着我说来吧我等待着暴风雨的袭击,我用手
 
抚摸着她那曾经熟悉的各个部位,她被弄得渐渐地淫荡起来,不停地摆动着她的
 
腰肢,嘴里呻吟着....
 
「啊-啊--好爽呀--快点上吧,人家想要你吗,我的好老公,我的大鸡巴哥
 
哥」
 
她的淫水开始源源不断地流出,看着她那发情的样子,我挺起我那硬硬的鸡
 
巴一下子就插进她的淫穴里,只听噗嗤一声,便见了底,顶得她的身子紧缩了一
 
下,双手便搂紧我的腰,我开始用力抽刹起来,彷佛轻车熟路,次次顶着她的花
 
心,周大美举起大屁股配合着我的抽插,她美美地叫喊着,「啊--啊--啊--我-
 
-我--要死了--好老公--你要把人家给操死了--」
 
我一边操着她,一边调情地说:「我就是想操死你,你这个浪逼,你这个操
 
不够的骚逼,我比你老公如何,谁操你更让你爽?」
 
她被我操得面红耳赤,浪荡地说:「你坏死了,问人家这样尴尬的问题,操
 
着人家还不闲着」
 
我加快节奏猛操了她几下,问道:「你这个荡妇,说是不说,难道我操你不
 
爽吗?」
 
她被我操得兴奋得不得了,「啊--啊--爽死了--我要上天了--你的鸡巴--就
 
是比我当家的--强--我现在就是想--让你操死我得了---」
 
我越操越来劲,操别人媳妇的感觉就是爽,我发泄着我多年来对她的想念,
 
冲刺着,兴奋到了极点,终於我射入出去,累得我不得不喘息着。
 
完事後,我问她,感觉怎麽样?她竟像怀春的女孩子一样,撒娇地倒在我的
 
怀里,我愿意你这样待我,我希望永远这样下去,做你的真心情人。
 
我高兴地又一次吻了她起来,那一晚,她留了下来没有回家,她给她的老公
 
打电话说晚上加班。
 
那天晚上,我们俩激情了多次,真到後半夜,我们俩才互相拥抱着入睡直到
 
天亮。
 
从那时起,她真的做了我的情人,只要我有了慾望,她可以说随时满足我的
 
需要。
 
吴影是新分配来的女大学生,我安排她机要打字工作,她人长得可以说真的
 
没有说的了,一米六八的身高,俊俏的脸蛋,丰满的乳房,圆溜溜的屁股,是我
 
们院里的院花,每个男人看了都不免会多瞅她几眼,她是新婚不久,丈夫是她大
 
学里的同学,远在外省市的一家国企工作,所以小俩口也时常不能在一起,有时
 
她对我说「院长,能不能帮下忙,把我丈夫调到咱们这块」
 
我总是说「看吧,我会尽力的」
 
她会妩媚地说「那多谢院长了」。
 
小吴本身是个性格比较外向开放型的,穿的衣服也总是很新潮,衣领很低,
 
丰满的乳房总是欲引欲现,特别能调起男人的胃口。
 
有一天快要下班了,我走进她的办公室,轻声对她说「小吴,你丈夫调动工
 
作的事有些眉目了」
 
她很高兴地说「那可太好了,谢谢你院长」
 
我笑着对她说「没什麽,以後用得上大哥的地方尽管说,你年纪轻,文凭高
 
,有发展呀!对了,今晚我家里开个ARTY,希望吴小姐赏光」。
 
她沈思了一下,很快说「算院长瞧得起我,我会按时参加的」
 
晚上我一个人静坐在沙发上,听着节奏感很强的舞曲,七点半整,门铃响起
 
,我打开房门,正是小吴。
 
只见她穿着粉红色的连衣裙,微微透明,清秀迷人的样子更加的可爱,她一
 
进来见只有我一人,不禁问道「怎麽就我一人来了」
 
我说「我舞跳得不地道,所以这几天你先把我教好了再邀请大家来玩」
 
她看着我诚挚的样子,不好意思拒绝,我们俩就开始跳了起来,我搂着她的
 
纤腰,心不在焉地跳着,猛然间我低头望见她那圆滑丰满半露着的乳房,我的鸡
 
巴不自觉地硬硬的支了起来,顶着她的裆部,她的脸有些羞涩地红了起来,不敢
 
面对我。
 
我轻轻地搂着她,鸡巴也在她的洞口磨梭着,她的呼吸加重乳房也不停地颤
 
动着,我不能自己了,把她搂了过来开始吻着她的面郏。
 
可能是心有顾忌,她只是略微挣扎着嘴里说着「不要---不要」
 
我怎麽看她都顺眼,听着好那磁性的声音,更加激起我的慾望,我把她抱了
 
起来放倒在沙发上,一边亲吻着她,一边抚摸着她的身体各个敏感部位,嘴里说
 
着「我爱你,小吴,自从你来了咱们院里,我就深深地喜欢上了你,你是我见过
 
的最美的女人,今天你就成全大哥吧,我亲爱的的小吴」
 
我又掀起她的裙子,把手伸入她那紧缩的穴里,轻轻地揉搓着她的阴璧,轻
 
点着她的阴核,弄得她的身子不停地乱颤,穴口震浪水急,淫水也流了下来,我
 
见她有些动情了,我开始掏出我的鸡巴慢慢地插入她的穴里,生没生过孩子女人
 
就是不一样,小吴和周大美的穴明显感觉不一样,小吴的穴紧,而周大美的穴宽
 
敞,操小吴我更感觉到刺激,我的鸡巴好爽呀。
 
说实在的我床上的功夫却实了得,不一会儿,小吴就被我操得上了劲,可以
 
说是欲仙欲死,身子不停地摆动着,嘴里不停地呻吟着「嗯--嗯--轻点--轻点-
 
--院长--我的好哥哥---小妹现在不行了---我要让你给操死了---」
 
我这时开始调弄起她来,「小吴你愿意让我操你吗我操你操得爽吗」
 
只见她淫荡地回答道「我--我愿意--我愿意--让你操死我--我现在真是爽死
 
了--啊--啊---啊--」。
 
我听得心花怒放,操得也越有劲了,我每一次都深深地插着,次次见底顶着
 
她那娇嫩的花心的感觉爽极了,伴随着舞曲的节奏插着她的淫穴,真是美,我达
 
到了高潮,把精子射满她那只有她的老公才享有专利权的淫穴里,我翻下身来,
 
望着被操完的小吴,感觉她变得更加的美丽动人。
 
我不禁怜香惜玉地把她搂在怀里,她这回也很自然地倒在我的怀抱里娇声娇
 
气地对我说「你可真行,跳舞就把人家的身子给跳上了,」
 
我贴近她的耳根对她说「谁叫你长得这麽好看呢?你这样的大美人不操上也
 
不可惜?我第一次见你就想操你了」
 
她嗔嗔地对我说「你坏、你坏、你这个没安好心的家夥儿」
 
我对她说「在你面前,我愿意坏到底,我亲爱的的小美人,我亲爱的小骚逼
 
-----」
 
她搂着我的腰对我说「我好吗/你今後会对我好吗」
 
我摸着她的乳房轻轻地说「你好极了!我的小美人,放心吧,我会对你好的
 
,告诉你吧,我永远也操不够你、你这个小骚狐狸----」
 
我再一次把她抱了起来,这一回我把她按倒在地毯上,骑到她的身上,把她
 
白嫩的双腿左右分开,肉棒直插吴影的骚穴,尽根而入,开始了新的一番冲刹,
 
浪水湿了一地,巫山云雨,操得天昏地暗,她这一次变得更加的淫荡,像一个妓
 
女一样,双眼含春,乳房高耸,修长的双腿,黑黝黝的阴毛,握着我的大鸡巴,
 
让我好一顿狂操。
 
从那以後,每天晚上陪伴我的就是她--「院花小吴」我过上了神仙般的日子
 
 
有时,我在上班时,我也把她叫到我的办公室,把门一锁,就和她在沙发上
 
做爱,我上班也有精神了。
 
即使後来她的对象被我调来安排到其他部门,我也时常找借口操她,她也顺
 
其自然了,觉得拥有我这个靠山也不错。
 
自从和吴影搞到一起後,我与周大美做爱的次数就降了下来,不过有时吴影
 
不方便,也时常找周大美品嚐品嚐,就像一个人吃惯了肉一样,偶尔也得吃一些
 
青菜调剂一下。
 
周大美也知道我和小吴的事,她也没有办法,为了拴住我的身子,她让她十
 
八岁女儿周丽丽认我为乾爹。起初我不太愿意,但自从我见到她的女儿周丽丽後
 
,我便欣然同意了,因为她的女儿比起她的妈妈来更加的漂亮,其美丽更胜一筹
 
,不次於院花吴影。
 
我总是给周丽丽买些女孩子愿意要的东西,反正钱也不用自己出,只要是周
 
丽丽看上的东西,无论多贵,我都应允下来,吴丽丽也喜欢她乾爹我这个大方劲
 
,时常来我家串门玩耍,也时常来我家里搞卫生,帮我洗衣服。
 
有一天,我中午喝完酒後回家,小丽正蹲在屋里洗衣服,我倒在床上望着小
 
丽,小丽由於穿着裙子,所以蹲下来我看见了她的裙内只穿着白色的三角裤衩,
 
星星点点有几根阴毛露了出来,我不禁为之一动,喊到「小丽,来为乾爹抓抓痒
 
 
小丽很快地来到我的身边,我先是让她捶背,後来又让她按胸,我把衣服解
 
开,只剩下一条短裤,我不停地叫她往下按,从到快到裆部,我望着美丽俊俏的
 
小丽丽我的鸡巴又自然地支了起来,她也感觉到了变化,脸色羞红了,我一下子
 
把她按倒在床上,她下坏了嘴里不停地喊道「不要---不要---乾爹」
 
我哪管那些,藉着酒劲,我扯下她的衣服和三角内裤,强行把鸡巴送入她的
 
处女地,把她疼得「妈呀」一声,我愤力地冲击着她那未被开荒的花园,亲吻着
 
她的身体,在我紧张的动作中,我终於把精子射进她那小穴里,她哭泣着,我安
 
慰她说「女人吗,早晚有这一天,乾爹对你这麽好你就应该把你奉献给我,再说
 
女孩子越被操越漂亮,慢慢你会体会其中的快乐的」
 
她只是嘤嘤的哭着,从那以後,她便不愿到我家里来,而周美美不知内情,
 
总是让她的女儿到我这里,我一方面对周丽丽更加的疼爱,为她买更多更好的物
 
品,另一方便,我当然不会放过她,每一次我都会过足了瘾,小丽年轻貌美逼嫩
 
,我渐渐地有些离不开她了,但是我想她终有一天会嫁人的怎麽办?
 
我终於想到了一个绝好的办法,我把家人接了过来,我儿子小亮今年二十二
 
岁,我把他安排到公安局刑警队工作,又把小丽介绍给他,由於小丽长得貌美如
 
花,所以我儿子也欣然同意。
 
小丽本以为这下子也就解放了,因为我成了她的公爹了。但就在他们结婚的
 
头天晚上,小丽来我家里部置,在他们的卧室里,我趁别人都在楼下忙着之际{
 
我家是二层小楼},我又一次把小丽按倒在床上,把她给强奸了,小丽哭着对我
 
说「明天我就成为你儿子的新娘了,你这样对我应该吗」
 
我说「我让儿子娶你不就是操起你来方便吗」
 
小丽无语,又不能把这件事告诉我的儿子。
 
之後,他总是躲避着我,有一天晚上儿子执行任务,说晚上不回来了,我听
 
了後很是高兴,半夜里,我了床偷偷溜到楼上,由於我有钥匙,我打开小丽的房
 
门,只见她依然熟睡,由於是夏天,她只穿着三角裤,仰躺在床上,我看见那样
 
子真是兴奋极了,我悄悄地爬上了她的身体上,把她的三角短裤脱下,屁股一挺
 
,就把鸡巴插入久违多日的儿媳妇小丽的穴里,小丽被惊醒了,一见是她公公我
 
,便无可奈何地说「我现在嫁给你们爷俩了,你儿子不知道他老爹会给他戴绿帽
 
子,你已经把我操够怆了,怎麽还不放过我」
 
我一边抽插着儿媳妇小丽的美穴,一边淫秽地说「我就是愿意操你,我的儿
 
媳妇,你的魄力早已把爹爹的魂勾走了,没办法,我咋操你都不够,你就将就公
 
爹吧」
 
由於久战儿媳妇,後来小丽她也对我渐渐适应了,因为我不仅给她性慾上的
 
欢畅,而且物质上又极大程度地满足了她,她心想反正身子早已经给了公公,不
 
如任他操吧,我也没搭啥。
 
之後,小丽变得会来事了,只要家中没有别人,她都尽力满足我,而且有时
 
主动请战,「公公,人家这里想要你」接着便亲吻我,搂我。我便很不客气地把
 
她给上了,「小骚货,想叫公公操你不是」
 
她在床上的浪劲丝毫不斥於她的妈妈,「嗯,人家想要吗?我的好老公---
 
我的大鸡巴哥哥-----你插得人家好好舒服呀----你要把儿媳操死了---」
 
「我就是要操死你这个浪逼,我比小亮的强不强」
 
「当然是公公的厉害了」。
 
有一次,我操完她後说,「你妈和你一样的骚,真过瘾」
 
「什麽,你把我妈都干上了」
 
我笑道「你妈早就让我给操上了,她可比你主动呀,但你比你妈有味,我的
 
小美人----」
 
我和小丽的事终於让她妈周大美知道了,不过她没有怪罪我,反而说「你小
 
子真缺德,我们娘俩都让你给整了」
 
我说「算我有这个福份,谁让你们娘俩都那麽好呢,我这一箭正好双雕啊」
 
有一回,小丽回娘家,我听说她父亲出了远门,我就去了,当时我也不客气
 
,晚上我睡在她们娘俩的中间,一个一个都叫我给操了,那一次真叫过瘾,我曾
 
笑侃道「英雄战双美,娘俩侍一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