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家族的传统有点乱
家族的传统有点乱
 孔泉从学校回来,他很高兴,因为今天他的演讲得到了全校师生的认可,赢
 
得了一片掌声。他从小就很会讲,他凭着这个天赋在学校里骗了不少女孩子,每
 
个被骗的女孩子都毫无怨言的继续让他骗。现在,有十三个女孩子仍继续同他保
 
持着性关系。
 
他有一个好友,是他的死党。是一个十分英俊的家夥,也很得女生的倾慕,
 
甚至比他更会玩女人,他的名字叫王欢。
 
王欢是那种天生就讨女人喜欢的男孩,凡见到他的女人,都会对他有好感。
 
而且,他不但能得到少女的好感,更能让少妇和中年妇女为他着迷!更奇的是,
 
六、七十岁的老妇对他也「爱护」有加!
 
孔泉最佩服的就是他这一点,把他视为「大哥」。他的十三个马子各个都让
 
王欢上过,他也觉得没什麽。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当然,王欢也常把泡过
 
的马子让给他玩。有时候,两人同时跟几个马子一起玩,玩得那些骚货上了瘾,
 
经常约了兄弟俩一起玩性派对。现在的女孩开放得很,只要泡上手,让她爽过几
 
次,她的性慾就变得特别强,反过来她会不断的向你索求。
 
「我回来了!」孔泉边说边脱鞋,他家是日本式榻榻米布局,他的老爸是个
 
中日混血种,所以生活习惯日本味较多。
 
「少爷回来了?」管家张嫂笑嘻嘻的迎了出来,神情十分暧昧,虽然已四十
 
六岁了,却保养得白白胖胖的,圆脸大眼,可谓徐娘半老,风韵尤存。
 
她在孔家已干了十二年,因十分识趣能干,深得老爷夫人的喜爱,所以早在
 
八年前就当上了孔府的大管家。当年她三十四岁死了丈夫,一个寡妇,带着两女
 
一儿如何生活?幸一好心人将她介绍到孔府当拥人。
 
孔府乃大富豪,佣人的工钱远比一般富豪请的佣人高几倍,所以凡是进了孔
 
府当佣的妇人都死心塌地伺候主人,都希望长久在孔府当佣,谁都不愿再出来。
 
她本长得丰满白净,为人又善於察言观色,那孔老爷是个色中饿鬼,虽已有了七
 
房姨太太,却仍然常打丫鬟和仆妇的主意,自然不会放过她。她也识趣的买弄风
 
情,把一个丰满熟透的肉体让孔老爷玩个够,乐得孔老爷没多久就让她当上了大
 
总管。
 
凡进了孔家的妇人,不论老少无不被孔老爷上过,但却无一人离开孔府,因
 
为孔老爷除了好色外,其他方面对家丁仆妇却是极好,工钱给得高,待人和气,
 
加上他人长得很帅,很有绅士风度,府中丫鬟仆妇个个都以勾上老爷为荣。
 
府中的女人,各个都是老爷的女人,这已是公开的秘密。孔泉在这种环境下
 
长大,自然人小鬼大,府中的丫鬟仆妇,他老少通吃,全部上过!管家张嫂自然
 
也早成了他的胯下之骑,上阵不离父子兵嘛!孔府的丫鬟仆妇的阴户都成了他父
 
子俩发泄性慾的乐园。
 
孔泉完全继承了父亲好色的性格,只要是妇人,不论老少美丑他都上。他自
 
己也隐隐觉得自己有点乖僻,他的血管里流着淫乱的血液,他不知道这是不是遗
 
传了父亲血缘?他曾听他上过的一个在他家干了三十五年的老仆妇说,他的父亲
 
有乱伦的癖好,当年老仆妇只有二十岁时是父亲最喜欢的丫鬟之一,她曾被允许
 
参加了孔家家族的一个秘密的乱伦性晚会,她亲眼目睹了孔家三代亲戚的相互淫
 
乱的场面,她在那里被当着一个性奴,被孔家所有的人玩弄。
 
她给孔泉讲出这个令孔泉血脉激荡的秘密时,孔泉正骑在她那五十岁的裸躯
 
上,用大鸡巴猛操着她的老穴,让她达到一个又一个的高潮。孔泉一直都很喜欢
 
这个够做他奶奶的老仆妇,她聪明、漂亮、气质好,虽已年过五十,但身体丰满
 
匀称,丰乳、细腰、肥臀如四十岁的美妇。
 
她名叫胡芳,大家都叫她作芳妈妈。她有两个女儿,据她说都是和孔老爷生
 
的,也就是说是孔泉的同父异母的姐妹。这一点从父亲孔祥德对这俩姐妹的关爱
 
就可得知是事实。这俩姐妹从小到大的一切费用都父亲出,现在姐姐在父亲的公
 
司上班,还是个部门经理;妹妹上国中,比孔泉底一年级。芳妈对此很满意,孔
 
老爷私下是很爱这两个女儿的。
 
孔老爷一直和芳妈还保持着性关系,孔老太爷来时也常找芳妈玩,芳妈虽然
 
嫁了孔府的帐房先生扬大成,但当孔老爷来她们家时,扬大成就知趣的离开,一
 
直等孔老爷玩够了离开後方才回房。他本也性能力低下,根本无法满足已到了如
 
狼似虎年龄的芳妈的胃口,所以这顶绿帽子他是毫无怨言。
 
自从孔泉知道整个家族的乱伦秘密後,他就时常偷看妈妈或姐姐妹妹洗澡,
 
每当他看到妈妈或姐妹的裸体时,他就感到淫乱的血液充斥着全身,他的大鸡巴
 
便充血膨胀到极点!他真想冲进去抱住妈妈或姐姐那雪白肥圆的大屁股,狠狠把
 
滚烫的大鸡巴操进去,可他一直都不敢,那毕竟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和姐姐!
 
在没有亲眼看到父母和姐姐的乱伦情景,他是不会冒险的。这时他就会到芳
 
妈或张嫂那去把慾火全发泄在她们身上,而芳妈和陈嫂会敞开肥美的老穴,任他
 
那火热的大鸡巴尽情狂操,直到年轻的精液喷射进她们的老穴深处。
 
看见张嫂迎了上来,孔泉只觉得一阵火起,胯下的小弟弟立刻昂首挺胸将裤
 
裆顶起个大包。孔泉不由得心里苦笑,最近小弟弟很淘气,一见女人就来劲,尤
 
其是遇见像张嫂这样的大奶子、大屁股的风骚徐娘,小弟弟更是激动的如一根烧
 
热的大铁棒!
 
(2)
 
「老爷,夫人呢?」孔泉一边将外衣脱下来递给张嫂一边问道。
 
张嫂接过衣服道:「老爷、夫人还有七位姨太太、大小姐、二小姐、四小姐
 
都到台南老太爷家去渡周末了。」
 
孔泉气恼道:「又去了!为何每次都不叫我一起去?为何单单留我一个人在
 
家!」恨恨地走到客厅的沙发前重重坐下来,心想:「肯定又是去爷爷那里开家
 
族性派对!四妹才念国中二年级,老爸让她去,却不叫我去!或许……是我瞎猜
 
疑?」一时间脑子里东想西想个不停。
 
张嫂爱怜的看着他,帮他斟了杯茶放在茶几上,然後在他身边坐下,微胖的
 
手轻轻爱抚着孔泉的肩背,道:「老爷说,少爷马上就要参加联考,让少爷在家
 
好好用功!他怕大家打搅你,便全部叫去了老太爷那里。还吩咐我们这些丫鬟老
 
妈子要好生伺候你,现在家里这几十号人都要围着你一个人转!还有,老爷给你
 
请了个家庭教师,周五周六上午都会来家里给你补课。」
 
孔泉道:「什麽?我功课很好呀,老爸为什麽给我请家教?」
 
张嫂道:「听老爷说是你们学校的教导主任,还是什麽高级讲师呀!老爷是
 
花了很多钱请的,说只有她才管得住你。」
 
「什麽?!」孔泉脑袋里立即浮现出教导主任贾珍静那带着金边眼镜的老姑
 
婆脸,那可是全校学生公认的老姑婆呀!对学生最苛刻,脾气古怪,四十多岁了
 
竟还是单身一人。学生们背後都笑她是大变态,而王欢说她是少了男人的缘故。
 
孔泉曾开玩笑让王欢去泡她,因为王欢很受中老年女人的欢迎,但孔泉觉得
 
王欢要泡教导主任这种变态老姑婆恐怕没那麽容易,没想到王欢一口答应,并向
 
孔泉保证三个月内泡到手。
 
孔泉认定这次王欢遇到大难题了,不过孔泉还是很佩服王欢,他已经泡了好
 
几个四、五十岁的女人,有两个是有钱的贵夫人,有三个是死了丈夫的中老年寡
 
妇,还有两个是学校从山地请来打扫校园卫生的农妇。这两个农妇虽一个四十八
 
岁、一个已五十三岁,但由於常干体力活的缘故,除了皮肤很黑外,身体各部分
 
都很强壮结实,比起都市里的中老年女人那身松软的肥肉要有弹性得多!
 
孔泉知道王欢泡上的老女人还不止这几个,王欢在学校花钱甚至比孔泉还大
 
方,这也是很多学姐学妹认为他很酷的主要原因。但孔泉知道王欢的家里并不富
 
有,他的钱都是他泡的那些老女人倒贴他的。但他决不是为了钱才和那些老女人
 
玩乐,他确实很喜欢她们。正因为这个原因,那些老女人更是真心真意的爱他,
 
心甘情愿的硬把钱塞给他让他花。
 
孔泉也知道王欢对他泡的老女人很尊重,他俩泡的年轻马子常交换着玩,不
 
分彼此,但他泡的老女人从不跟孔泉交换。他说有的老女人身份很奇妙,她们不
 
希望和王欢玩乐的事被人知道,以免很尴尬。
 
孔泉知道的几个老女人,也是王欢和这几个老女人在宾馆开房间时被孔泉碰
 
见过的,後来在孔泉的追问下他才勉强说出来,并要孔泉为他保密。孔泉叫他放
 
心,并告诉他自己也和家里十几个四、五十岁的老仆妇时常玩乐,希望以後有机
 
会说服各自泡的老妇们同意大家交换着一起玩。王欢很高兴,当场两人一起大谈
 
老妇的妙处,两人的关系更好了。
 
没多久两人就在宾馆开了个老妇性派对,王欢带着学校那两个打扫清洁的老
 
农妇,孔泉把张嫂和芳妈妈叫了去。两个少男和四个性慾旺盛的老妇就在那间十
 
几平方的房子里,从床上玩到床下,从地板上玩到浴室里,整整玩了一个下午!
 
自从王欢决定泡教导主任贾珍静到现在已经两个多月了,可是孔泉还没听到
 
王欢来告诉自己他已把老姑婆贾珍静泡到手。想到又凶又恶的老姑婆明天就要给
 
自己上家教,孔泉心里很不爽!心想:「要是笑哥已把她泡到手就好了,那时我
 
看她还怎麽给我上家教!说不定还能看看老姑婆的裸体呢!」但目前看来此事渺
 
 
张嫂见少爷听了家教之事更加不开心,关心道:「老爷请的老师不好吗?少
 
爷。」
 
孔泉苦笑道:「好!老爷可真会请,那可是全校最严厉的老师!」
 
张嫂笑道:「你是怕老师管严了?没关系,少爷,就明天和後天两个上午时
 
间,你好好的用功,其他时间在这家里你想干什麽就干什麽。老爷不在,你就是
 
这家里的主儿,我们这三十多号仆妇丫鬟全围着你一个人转!」
 
孔泉听她这麽一说,心情好了起来。心情一好,他那好色的本性又暴露出来
 
了,色咪咪的看着张嫂笑道:「现在我可是这家里唯一的主儿?」
 
(3)
 
张嫂当然知道他的鬼心眼,老爷夫人姨太太们不在,她自然也放肆些,吃吃
 
笑道:「当然,我的爷,你是我们所有奴妇的主儿!」
 
孔泉笑道:「那你快些脱光衣服,主人要看看这两天你那大奶子和大屁股变
 
大了没有!」
 
张嫂那圆胖的白脸此时变得绯红,小声道:「我的爷,才放学回来你就不正
 
经了?这可是客厅,其他丫鬟老妈子随时可能过来!」
 
孔泉笑道:「怕什麽,这家里的丫鬟老妈子少爷哪个没上过?谁的奶子屁股
 
长什麽样本少爷可一清二楚!今晚正好是周五,老爷夫人小姐又都不在,机会难
 
得!平时都是半夜里悄悄的溜进各位老妈子或各位丫鬟的房间偷着玩,黑灯瞎火
 
的又不敢玩大声,生怕老爷太太知道。今晚这麽好的机会,我可要大大的玩个过
 
瘾!」
 
张嫂浪道:「我的爷,今晚你要怎样玩呀?」
 
孔泉贪厌的道:「将府里所有的丫鬟仆妇全部都叫到客厅来,脱光衣服开个
 
狂欢性派对,把灯开得最亮,少爷我今晚要在明亮的客厅里操遍所有的嫩穴和老
 
穴!」
 
张嫂淫笑道:「爷,这可太淫乱了,大家光个奶子屁股一起让爷操,太羞人
 
了!丫鬟仆妇们可不一定敢来!」
 
孔泉冷笑道:「以前我上学时,大白天的,我老爸可没少让全府的丫鬟老妈
 
子脱光了衣服在客厅开性派对!而我老妈和姐妹们以及七位姨太太都参加过这种
 
性派对!我说的没错吧?张嫂!」
 
张嫂惊讶道:「我的爷,你是如何知道的?」
 
孔泉笑道:「你们全府的丫鬟老妈子跟着老爷、夫人一起都来瞒我骗我,其
 
实你们早知道这个家上上下下都在淫乱!我爷爷、奶奶、叔叔、婶婶、姑妈、姑
 
父、舅舅、舅妈、姨妈、姨父和堂兄堂妹,表兄表姐这些亲戚时常来家里一住就
 
是一周,我上学不在时,全家族的男女不论老少,全部在客厅或後花园里赤裸全
 
身相互淫乱!而你们这群孔府的仆妇丫鬟和老妈子,就光着身子在一旁伺候,甚
 
至参加进去充当性奴!对不对?张大管家。」
 
张嫂听他口气越来越不对,吓得忙跪在地上道:「我的爷,奴妇可不是有意
 
瞒你呀,老爷一再叮嘱我及丫鬟仆妇和老妈子们,千万不要让少爷知道,谁若告
 
诉少爷,便有杀身之祸呀!」
 
孔泉心道:「还是芳妈妈对我够好,说给我听,我可不能把她给出卖了!」
 
说道:「起来吧,张嫂,这确实也不能怪你。但是我不明白,老爷为何单单不让
 
我知道?不公平!」
 
张嫂已站了起来,说道:「我的爷,我曾听老太爷和老爷说,孔家其他几脉
 
儿子、孙子都不争气,智慧不高,成不了大业。惟有老爷这一脉儿子、孙子都很
 
聪明,能成大业。怕你过早知道孔家的乱伦传统,会影响你心理和生理的成长,
 
影响你的学业。孔家的巨大的财富需要一个高智商高学问的人来掌管,这样才能
 
把孔家发扬光大,让孔家的传统永远传下去!只要少爷你联考考出好成绩,进入
 
美国名牌大学学习,太老爷和老爷会让孔氏家族的所有女人来给你开一个欢喜派
 
对,你可以在派对上玩孔家的任何一位女人,包括你的生母和你的亲奶奶。你的
 
祖奶奶多大岁数你是知道的,但是你想要操她的话,她也会高兴的让她的重孙子
 
操她那九十多岁的老穴!我的爷,这下我可全告诉你了,我这条老命也撰在你手
 
里了!你在联考之前可千万别打你妈妈和奶奶的主意!你就装着什麽也不知道,
 
想玩时,只管玩府里的丫鬟仆妇和老妈子!」
 
孔泉道:「也只好这样了,那今晚……」
 
张嫂忙接口道:「今晚我会叫府中所有的仆妇丫鬟和老妈子洗净身子,光着
 
屁股到客厅来伺候我们的小色爷!爷想怎麽玩都行!」
 
孔泉笑道:「现在我就想先操你一顿消消火!你快些脱衣服,现在不怕被丫
 
鬟仆妇看见了吧?」说着站起来解开裤裆,掏出那早已胀得通红的大鸡巴。
 
张嫂看着大鸡巴,露出了淫妇的本色,飞快的脱去了总管制服,只穿着一件
 
特大号的粉红色奶罩和小得将她那两个白白的大屁股蛋完全露出的丁字型内裤。
 
对一个已四十六岁的徐娘——张嫂的身材来说,除了具有中年妇女特有的成熟肉
 
感,而且她的皮肤特别白滑,全身雪白。那特大号的奶罩托撑那对四十二寸的雪
 
白大乳,使那对大肉球高高的耸起,性感逼人!她胯间那条布料节省的丁字型内
 
裤是孔泉特地买给她的,是为了衬托她那两半特别丰肥圆翘的大屁股蛋子。孔泉
 
最喜欢张嫂的就是她那滑腻温暖的皮肤和那对四十二寸的豪乳,以及她那肥大混
 
圆的肉屁股。
 
看着张嫂穿着他给她买的性感内裤的骚样,孔泉的鸡巴胀得更硬了!张嫂崛
 
起个大屁股跪在他胯前,双手捉住大鸡巴,一口将大龟头吃进嘴里吞吐起来,技
 
术十分熟练。
 
孔泉扶着她的头,顺着她的吞吐鸡巴在她嘴里一下一下的抽送着,「啊……
 
啊……好……舌头舔呀……」他感到张嫂的嘴不但吞吐,而且还用舌头在里面舔
 
着龟头的马口!爽得他忍不住叫出来。
 
此时专门负责厨房饮食的老妈子许大姑走进客厅来,她本是要问管家张嫂少
 
爷的晚餐何时开饭?却见到客厅里张嫂正跪在少爷胯前帮少爷「口交」!不禁笑
 
了起来。
 
她也时常帮少爷口交,少爷晚上肚子饿了就会到她的睡房里叫醒她,然後她
 
就只穿着内衣裤和少爷到厨房帮他弄吃的。每次她弯腰撅屁股切菜或炒菜时,少
 
爷就会忍不住从後面将她的三角裤脱下来,然後双手抱住她的肥屁股,把年轻火
 
热的大鸡巴狠狠的操进她的老穴里!她就这样一边切着菜、一边被少爷从後面抱
 
着老屁股猛操着,一直到菜切完并放入锅中炒,少爷那大鸡巴一直都没离开她的
 
老穴。
 
在她炒菜时,少爷更是疯狂!双手从她腋下伸到前面握住她那对松弛下垂的
 
大奶使劲揉,小腹从後面快速的撞击着她肥大多肉的老屁股。当她将菜炒好时,
 
少爷才停止操她,将大鸡巴从老穴里抽出来,然後坐到饭桌前享受着她做出来的
 
可口饭菜。这时,她就会主动跪在饭桌下,张口含入那沾满自己穴里淫水的大鸡
 
巴,将大鸡巴舔得乾乾净净。然後用嘴裹着鸡巴帮他口交,直到少爷吃完饭菜才
 
停止。
 
有时少爷饭没吃完就高潮了,将浓浓的精液射进她的嘴里。有时饭吃完还没
 
射精,少爷就会让她叉开两腿躺在饭桌上,用「老汉推车」的姿势再狠狠操她,
 
直到年轻的精液浇灌她那口乾渴的古井。然後少爷便回到他自己的房间去睡了,
 
而她却要把厨房打扫乾净才回房睡觉,虽然累了半夜,但她感到很满足。
 
想到这里,许大姑笑得更欢了,她看着平时在仆妇丫鬟面前很有权威的张管
 
家,此时跪在少爷胯间含着大鸡巴的淫贱相,不禁笑道:「张管家,你怎麽在客
 
厅就和少爷玩上了?」
 
此时,孔泉和张嫂才发现老妈子许大姑进了客厅,张嫂吐出大鸡巴问道:「
 
许妈,老爷夫人不在家,少爷要怎样,咱们还不是都依他。你有事吗?许妈。」
 
许大姑笑道:「我是来问你张大管家,少爷何时用晚餐?」
 
张嫂双手还不停的套动着大鸡巴,道:「这……」抬头看着孔泉。
 
孔泉道:「先玩一会再吃。许妈,有几天没和你玩了,你快脱了衣服过来一
 
起玩!」
 
许妈高兴的淫笑道:「这几天少爷晚上也不饿了,没来找我给你弄吃的,我
 
还以为少爷又迷上了其他的骚妇,忘了我这个管厨房的老妈子呢!」说着她快速
 
将仆妇制服脱下,里面穿的大红色三角裤和奶罩也是孔泉买给她穿的。
 
孔泉很喜欢给和自己有性关系的女人买些很性感的内衣,他喜欢她们穿着他
 
买的内衣和他玩乐。孔府里的丫鬟和老妈子都有他给买的内衣,光是芳妈妈他就
 
给她买了十套,芳妈妈最疼他,而他也最喜欢找芳妈妈玩乐。
 
许大姑已有六十一岁了,是个很肥胖的老妇人,皮肤白白的。由於肥胖的缘
 
故,她身上的皮肤还是很光滑有弹性,并不像许多上了年纪的老妇身上的皮肤已
 
起皱,变得不再光滑,正所谓「鸡皮老妇」。
 
和张嫂比起来,许妈实在比她胖很多,个头却比张嫂矮些。许妈虽很肥,但
 
她的奶子已很松弛,软软地垂挂在胸口吊得很长。毕竟六十一岁了,那奶子如何
 
保养都不会有多饱满。虽然很大,但挂在那儿如两只柔软的大肉袋!孔泉给她买
 
的大奶罩正好可以将那对大掉奶兜住托起来,使它们不至於垂掉到肚皮上,同时
 
也使它们显得挺耸了,虽没有张嫂那对四十二寸的大奶那样高耸如山,但也算是
 
奶霸级了。
 
她的腰上和小腹有很多柔软的脂肪,孔泉最喜欢玩揉她的肥腰和那凸肥的小
 
肚子。夏天趴在她那凉滑柔软的脂肪肚上,双手玩着她那软绵绵的肉袋大乳,大
 
鸡巴插进她那肥满紫胀的老骚穴内徐徐操动,那感觉妙极了!这也应了一句话:
 
「吃鸡要啃鸡长脖,玩女要操肥太婆」,孔泉和王欢最喜欢泡成熟丰满的徐娘或
 
老太婆,也正是搞懂了这个道理。
 
此时许妈穿着鲜艳性感的红色大奶罩和三角裤也跪在了孔泉的胯前,从张嫂
 
手中夺过大鸡巴,一口含进肥厚的太婆嘴,立即便熟练的吞吐起来。口交的技术
 
更是炉火纯青,张嫂一旁看着也自愧不如。
 
孔泉享受着两妇技术高超的口交,爽得不亦乐乎!忽然电话铃响,张嫂忙把
 
电话交给孔泉。孔泉一听就知是王欢打来的,高兴的道:「你在哪?我正想找你
 
呢!」
 
王欢电话里笑了笑,道:「又有什麽新鲜事吗?」
 
孔泉道:「我老爸给我找了个家教,你猜是谁?」
 
他说他的,许妈和张嫂也你一口我一口的不停的吞吐着大鸡巴。孔泉爽时会
 
忍不住呻吟出声,电话那边王欢自然也听到了,笑道:「猜不出!喂,你小子旁
 
边是不是有女人?」
 
孔泉笑道:「是张嫂和许妈在帮我口交,你呢?你旁边又是哪位新泡的大娘
 
呀?」
 
王欢道:「最近忙着去泡学校那位老姑婆,还没泡新的大娘。身边还是学校
 
那两个打扫清洁的乡下大娘。」
 
孔泉笑道:「是刘大娘和涂大娘呀,我还怪想她们的!喂,你泡到贾珍静那
 
老姑婆了吗?」
 
王欢道:「三个月还没到,你慌什麽!到时给你个惊喜!」
 
孔泉苦笑道:「你可知我老爸请的家教是谁吗?」
 
王欢讶道:「不会……不会是她吧?」
 
孔泉恨道:「就是那老姑婆!明天她就要来给我家教,我可惨了!她又凶又
 
恶,还爱告状!」
 
王欢笑道:「放心,明天我来帮你对付她!哈哈……」
 
孔泉道:「你又没泡上她,你来还不是一样!」
 
王欢道:「我有办法!你等者瞧!」
 
孔泉道:「那你快过来,今晚咱哥俩好好狂欢一夜!」
 
王欢笑道:「我打电话正是想叫你带两三个老妈子,我也把刘大娘和涂大娘
 
带上,咱们去宾馆开个房间,像上次那样玩个通宵!」
 
孔泉道:「我老爸、老妈和家里的其他人全到我爷爷那里去渡周末了,现在
 
家里就剩下我和三十多位丫鬟仆妇和老妈子。现在,我是她们唯一的主儿,她们
 
全听我的,吃了晚饭还要在客厅开个性派对,她们会全部脱光了伺候我!你快来
 
呀!在我家吃晚饭,今晚咱哥俩要好好疯一下!」
 
王欢笑道:「太好了!你小子真照得住,大哥我要甘拜下风了!」
 
孔泉不好意思道:「小弟怎能和大哥比!我家这些是现成的丫鬟仆妇,大哥
 
你泡的那些贵妇和寡妇以及各样的大娘们,可都是靠真本事搞到手的。」
 
王欢笑道:「好了,咱们哥俩各有千秋,我马上再去叫两个老寡妇来,你稍
 
等一下。」
 
孔泉道:「别叫了,这有三十多位丫鬟仆妇,老少都有,够我们哥俩玩。你
 
带着刘大娘和涂大娘快来吧!」
 
王欢道:「老哥的马子太少了,怎好意思。我叫的这两个老寡妇可是一对姑
 
嫂,骚得很!你等着,我带着刘大娘涂大娘和那对老寡妇马上就来!」
 
放下电话,张嫂就问道:「是王少爷要来吗?」
 
孔泉笑答道:「不错,还有上回和我们一起在宾馆里狂欢的刘大娘和涂大娘
 
哩!」
 
张嫂十分兴奋,想起王欢那俊俏的脸和他那比少爷还要粗大的大鸡巴,她的
 
骚穴就淫水直涌!
 
(4)
 
孔泉见张嫂那副兴奋样,就知道她还怀念着上次在宾馆的六人狂欢派对,笑
 
道:「张嫂,你还想着欢哥的那支大鸡巴呀?」
 
张嫂红着脸嗔道:「上次在宾馆,我和芳妈妈差点让你们哥俩给操死!你们
 
哥俩在一起尽搞些古怪的玩意,搞得我和芳妈妈阴户和屁眼肿了好几天,走路干
 
活都不方便,害得我还挨老爷骂了顿!」
 
孔泉得意的笑道:「怎麽样?我和欢哥的那招『夹心三明治』很厉害吧?」
 
张嫂羞道:「还说呢,你们哥俩把人家夹在中间,一个操屁眼,一个操阴户
 
的,肚子差点让你们哥俩的大鸡巴给撑破了!」
 
孔泉哈哈大笑:「人家刘大娘和涂大娘最喜欢我们哥俩这样操她们了。在学
 
校,我和欢哥常利用课余时间把她俩叫到厕所里,用那招『夹心三明治』分别操
 
她俩一顿。有时我操屁眼,欢哥操阴户;有时我操阴户,欢哥就操屁眼。每次操
 
完之後,两位大娘爽得不得了,穿了衣裤照样干活打扫请洁,可没像你和芳妈妈
 
那样,连走路都困难!」
 
张嫂道:「那俩个山地农妇,结实健壮,又是让你们哥俩夹着操惯了的,自
 
然没事!」
 
此时许妈一旁听的好奇,从口里吐出孔泉的大鸡巴,问道:「少爷,你什麽
 
时候带张嫂和芳妈妈出去玩了?为何不叫老妇一起去?」
 
孔泉笑道:「难不成许妈也想体验下『夹心三明治』的乐趣?不怕被搞得像
 
张嫂和芳妈妈一样屁眼阴户肿上好几天?」
 
许妈吃吃笑道:「这府中哪个老妈子的老阴户老屁眼没让你们孔家的男人操
 
了几十年,由你爷爷那一辈操到你爸爸那辈,现在是少爷你这辈!屁眼阴户都让
 
你孔家祖孙三代操遍了,还怕什麽!前天老爷和老太爷还到厨房把我和其他两个
 
厨娘在锅边给狠狠操了一顿。老太爷最喜欢操屁眼,老爷又是屁眼阴户一起操,
 
还不是搞得我们三个厨娘阴户屁眼都红肿了,现在还不是好好的!」
 
孔泉哈哈笑道:「是吗?我爷爷还喜欢操屁眼呀!难怪我常听到奶奶和几位
 
姨奶奶相互说要开什麽『肛舒露』来洗屁股!原来是让爷爷给操得!哈哈……」
 
许妈忙道:「少爷,这种事老妇本不该说的,你可千万别让老爷知道!」
 
张嫂道:「少爷早知道老爷和老太爷那档子事,连孔家三代亲戚上下乱伦的
 
事少爷也都知道了,我们这群丫鬟仆妇常参加孔家的乱伦派对之事少爷也知道的
 
很清楚,你说的那点鸡皮淫事算不得什麽了。」
 
许妈老眼瞪着张嫂道:「你……你告诉少爷的?」
 
孔泉笑道:「张嫂的嘴可紧呢,我自有知道的办法!俗话说纸包不住火,你
 
们全部来瞒我,又岂能瞒得住!」
 
许妈忙道:「少爷我……」
 
孔泉道:「别说了,我知道你们不是有意要瞒我,我不会怪你们的!」说着
 
叹了口气又道:「我只是奇怪府中的所有丫鬟仆妇这些年和孔家的人一起淫乱,
 
甚至充当性奴,竟无一人不满,好像各个还挺高兴的?」
 
许妈笑道:「少爷,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这府中的老妈子大多是当年家境贫
 
寒被卖进孔府的,还有的是被男人抛弃走头无路幸得老爷收留的。进了孔府,这
 
条命便也是孔府的了,何况这身子。况且老爷及太太们又待我们这些丫鬟仆妇极
 
好,能得老爷太太们的宠幸参加孔府的家族性派对那可是我们做仆妇的荣幸!有
 
些新进府的仆妇没有资格参加还很羡慕呢!」
 
张嫂也笑道:「少爷,你想想呀,府中的仆妇大多是单身一人或是被丈夫抛
 
弃了的妇人,有的即使有丈夫,因常年住在府中少有回家,这丈夫也等於没有!
 
这些活生生的妇人有的正当二、三十多岁花信年华,有的更到了如狼似虎的四、
 
五十岁的年龄,有道是『哪个妇人不怀春』!加上府中吃得好,活又不重,那性
 
慾更是旺得不得了!偏偏府中又无男仆,清一色妇人!幸好孔家上下淫风盛行,
 
老爷等孔氏家族的男人们除了和自己的亲属相互乱伦外,还喜欢玩各家府里的丫
 
鬟仆妇!让各府中的丫鬟仆妇得以享受美妙的性爱,尤其是参加家族的性派对,
 
更让这些仆妇体味道群交淫乱的刺激和快感!
 
这家族性派对有时在我们府中开,也有时在台南的老太爷府中开,有时又在
 
大老爷或二老爷的府中开(孔泉的爸爸排行第四,还有个三姐和五妹),还有几
 
次是到两个姑老爷家开的(孔泉的三姑父和五姑父的家)。各府的丫鬟仆妇都希
 
望在自己老爷家开,因为在哪个府上开,哪个府的丫鬟仆妇就可以享受十天或半
 
月的性狂欢!咱们府里开得最多,每次开派对时府里的丫鬟仆妇就像过节一样,
 
天天都有得乐,便如生活在世外桃源一般!少爷,你说这些仆妇丫鬟又如何不开
 
心呢!几十年了,凡进了孔府的仆妇还没有一个想离开这人间乐园呢!」
 
孔泉点头道:「说的有理!也难怪府里的丫鬟老妈子平时各个都乐呵呵的,
 
我上她们那麽容易。看来此次全家到老太爷那去度周末实是去开那家族性派对。
 
我大伯、二伯和三姑、五姑全家也去了?」
 
张嫂点头道:「正是,本来老太爷点名要大奶妈江妈妈(孔泉爸爸的奶妈)
 
和我与芳妈妈一同跟随老爷去,还是老爷怕府里没了管事的,众仆妇伺候不好少
 
爷,特叫我留下带着众丫鬟仆妇好生伺候少爷,好让少爷安心用功读书!」
 
孔泉脑子里立即浮现出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和大伯、二伯、三伯等在爷
 
爷那大客厅相互淫乱的情景。头用力一甩,却难以甩去他满身激荡的淫乱血液!
 
他心中吼道:「我一定要在联考上考出好成绩!那时我就可以操遍家族中的所有
 
女人!」
 
想到连平日威仪慈祥的奶奶和妈妈都要脱光了和自己玩,还有两个风骚的姑
 
妈,痴肥的大伯母和乾瘦的二伯母,堂姐妹表姐妹和自己美丽的亲大姐活泼的亲
 
妹妹都将成为自己的胯下之骑,他那大鸡巴就越发的胀大!
 
许妈立感手中的大鸡巴又胀大了许多,淫淫地笑道:「少爷,鸡巴胀得这麽
 
大,想钻妇人的浪肉洞了?」说着一口又将鸡蛋大的龟头含进「太婆嘴」里吞吐
 
起来。
 
张嫂见此,也把嘴伸到底下含住那两个卵蛋舔玩。
 
孔泉享受了一会,将二妇的脑袋从胯间推开,涨红了脸色急道:「快把内裤
 
脱了,屁股并排翘着趴在沙发上!」
 
张嫂和许妈立即脱了裤衩,并排跪伏在沙发上,将两个大屁股高高的翘向孔
 
泉。孔泉一看两个都是肥白多肉的成熟型大屁股,张嫂的大屁股蛋一直是她骄傲
 
的地方,雪白光滑,浑圆翘大,多肉的屁股蛋将屁股缝夹得深深的,使屁眼若隐
 
若现,略带几分神秘。
 
下面她那特有的白胖阴户曾让孔泉无数次将年轻的精液喷洒在里面,那两瓣
 
奇肥的大阴唇裂开着,上面零星的长了几十根粗黑的阴毛,紫褐色薄长的小阴唇
 
从里翻卷出来,露出唇内深红色的阴道口,大概是被操多了的缘故,那阴道口洞
 
开着一个圆孔。
 
对这个阴户,孔泉当然很熟悉,阴道内的宽紧深浅他也是了如指掌。他提起
 
大鸡巴对着那洞开的阴道口就狠操进去!左手扶着光滑多肉的大屁股挺动小腹狠
 
操着,右手又伸到许妈那宽肥松弛的老屁股上玩弄着。
 
许妈人肥,屁上的肉自然也不少,可就是屁股已松弛下垂,使得老屁股显得
 
有些宽扁,屁股缝当然也不如张嫂那样夹得很深,而是平展开,将紫黑的老屁眼
 
凸起,由於长期肛交的缘故,老屁眼略显外翻。
 
孔泉一边重重的操着张嫂,操得她「呜……啊……」直叫,一边玩赏着旁边
 
许妈那高翘的老屁股。他将右手中指插入那翻卷的紫黑老屁眼内扣弄,想起上周
 
六晚在厨房里将大鸡巴操进正在锅边抄菜的许妈那老屁眼里的情景,他慾火更旺
 
了,大鸡巴操进张嫂的肥阴户更狠了。
 
他有时常喜欢操许妈的老屁眼,因为许妈那老屁眼比较宽松,不需润滑就可
 
轻松操入,操一会肛液还会越来越多,屁眼深处还会吸!所以老太爷最喜欢操许
 
妈的老屁眼了。
 
张嫂的屁眼就很紧,她那浑圆肥翘的大屁股最容易勾起男人想操她那隐藏在
 
肥屁股缝里的屁眼。她的屁眼也没少挨孔泉爷孙三人的操弄,但怎麽操她的屁眼
 
都还保持得挺紧,不过她每次都需要润滑液来润滑屁眼,否则操进去便没那麽滑
 
爽。
 
多数女人的屁眼都需要润滑了才可以操进去,像许妈这样屁眼宽大且肛液偏
 
多的女人,尤其是老女人就十分少有了!
 
孔泉不停的撞击着张嫂的肥白大臀,大鸡巴捣得张嫂阴道酸痒麻爽,渐入佳
 
境。而他右手中指也在许妈老屁眼里掏弄得肛液沾了一手指。许妈屁眼里的痒爽
 
带动了她前面老阴户的淫性,那早已绝了经水的老阴道分泌出了阴液,湿润了阴
 
道口那紫黑皱摺老阴唇。
 
孔泉见张嫂阴道内淫水越来越多,阴壁四周越收越紧,知她高潮将至,又长
 
抽直插尽根连操了三十下,下下龟头都重重顶在子宫口,张嫂「啊……啊……」
 
的一声叫得比一声高,忽叫:「我的好少爷!操死淫妇吧……」肥臀巨抖,双手
 
紧紧揪着沙发布,阴道也一张一缩涌出阴精……
 
孔泉等她高潮过後,马上抽出湿淋淋的大鸡巴,移到许妈的老屁股後,「扑
 
哧」一声大鸡巴整个操进她那老阴道里。此时他的右手中指仍插在许妈的老屁眼
 
里,他左手拍打着许妈松弛多肉的老屁股,大鸡巴和中指同时在老阴道和老屁眼
 
里抽动起来。
 
许妈趴在沙发上,高撅着老屁股迎合着,她那对松软的大奶子被大奶罩兜着
 
吊在胸口,随着孔泉的操动前後晃动着。
 
「好……大鸡巴少爷……又操进……老肉洞里了……操吧……操死老妇……
 
算了……呜……指头扣……老屁眼……使劲……」许妈淫荡的浪叫着,偶尔回过
 
头来用那对淫荡的老眼看着孔泉,鼓励他更加奋力抽插。
 
正玩得兴起,忽见守大门的大块头中年仆妇钟二嫂急走进客厅,她陡然见到
 
少爷和张嫂、许妈交欢的淫景,立即羞得满脸绯红。见张嫂仍撅着个大屁股伏在
 
沙发上,胯间的阴户淫液遍布,两片紫褐色的小阴唇裂开大口卷向大阴唇两边,
 
阴道口明显阔大,显是才遭「巨蟒」进出过!又见少爷背对着自己,正操得许妈
 
老屁股「啪啪」直响,似乎正在紧要关头,一时不知该不该通报一声门外有客来
 
访。
 
正犹豫间,张嫂已从腿缝间看见她,立即转过头来道:「钟二嫂?你……」
 
钟二嫂忙道:「总管,外面有一位少年带着四个中老年妇人说要见少爷,你
 
看……?」
 
张嫂精神一振,道:「哎呦!是王少爷他(她)们到了!」
 
此时孔泉也听到了,回过头来道:「快!钟二嫂,快请他(她)们进来,我
 
在客厅等他!」
 
钟二嫂心忖道:「你就这样光着屁股操着老妈子在等?不怕被外面那群人看
 
见?」
 
张嫂看出了钟二嫂的疑虑,笑道:「钟二嫂放心,那少年和四个妇人是少爷
 
的密友,是来陪少爷玩的,今晚少爷见老爷、夫人不在家,少爷要开个狂欢性派
 
对。你迎接了客人进来就去把大门锁好,然後去通知府中的所有丫鬟仆妇和老妈
 
子前来客厅集合。」
 
钟二嫂惊奇的瞪大双眼,掩饰不住内心的狂喜,她已有几周未吃肉味了,骚
 
穴正潮得慌,今晚能有狂欢性派对享受肉慾,自是极好!应了一声立即向门口去
 
了。
 
孔泉知王欢已到,心情很高兴,从许妈老屁眼里抽出中指,双手抱住她那肥
 
软的老屁股,大鸡巴在老阴道里操得更狂了!他存心要操给王欢看,他觉得他们
 
哥俩这样见面定然有趣!
 
操了二十多下,觉得腰有些累,便尽根顶着压在许妈的老屁股上休息。张嫂
 
道:「少爷,不如你换个『倒浇蜡烛』的姿势,那样你即可休息,又可让许妈施
 
展技巧用老穴套套你的大鸡巴!」
 
孔泉笑道:「我怎麽就没想到!张嫂,还是你花样多!」说着将大鸡巴抽出
 
来坐在沙发上,大鸡巴向上高耸如一根大肉棍!
 
许妈老当益壮,叉开大腿面向着孔泉,老屁股就位到龟头上,方一手扶棍,
 
一手分开两片老阴唇,将大龟头套在阴唇内,老屁股用力一坐!「吱」的一下,
 
大鸡巴被连根坐进老阴道里!
 
「噢……好呀……」许妈淫叫着,双手撑着孔泉头两侧的沙发上,开始卖力
 
的上下晃动着老屁股,那老阴户就不停的吞吐着大肉棍!多肉的老屁股在孔泉的
 
胯间坐出「劈啪劈啪」有节奏的响声。
 
张嫂也不闲着,脱下了大奶罩,弹出一对白腻肥圆的四十二寸大奶子!她双
 
手托着巨乳,抖动着两只红褐色的大奶头送到孔泉的嘴边,将一只大奶头塞进孔
 
泉的嘴里,另一只则在他脸上划着圈。
 
「嘿!泉弟,你好高的兴致!」王欢笑着带领四个中老年妇人走进了客厅,
 
见到沙发上的情景赞了起来。
 
孔泉吐出了张嫂的大奶头,笑道:「欢哥,你来的正好,你觉得小弟身上这
 
老妇如何?」
 
王欢一进客厅大门就注意着在孔泉身上倒浇蜡烛的老妇,见她身上皮肉雪白
 
肥胖,一个肥大宽扁的老屁股松弛多肉,上下套动间屁股肉乱颤,肉感十足!屁
 
股缝平浅,翻卷的老屁眼突出可见,一看即知是个肛交老手。不由笑道:「臀肥
 
而不紧,肛门翻卷湿润,这位老妈妈不但阴户宽大耐玩,而且肛门是难得的肛交
 
妙品!」
 
孔泉赞道:「欢哥,小弟算是服了你!许妈的阴户屁眼你尚未玩过,一眼便
 
看出许妈的阴户屁眼的特点,了不起!」
 
王欢笑道:「泉弟你别在夸我了,我无非多玩了些各式各样的老妇,经验多
 
一点而已。」
 
孔泉羡慕道:「我何时才能达到欢哥的境界呀?」
 
王欢笑道:「照你这种玩法,也要不了多久。」
 
孔泉用手拍了下许妈那柔软多肉的大屁股,笑道:「欢哥,既知许妈这屁眼
 
是个妙物,还不快脱了裤子过来嚐嚐?」
 
王欢犹豫道:「这……许妈和我才见面,不知她……」他一贯很尊重老妇的
 
意见,决不强求。
 
孔泉笑道:「这就是欢哥令人敬佩的地方。许妈,我这位欢哥想和你肛交,
 
你同意吗?」
 
许妈老阴户仍套着孔泉的大鸡巴,此时回头一看王欢英俊健壮,阳刚之气十
 
足,一见之下,打心眼里喜欢,老脸一红道:「王少爷只要不嫌弃老妇的身子,
 
老妇就很高兴了!」
 
孔泉笑道:「许妈,你还不知道,我这位欢哥可是个『万人迷』呀,外面的
 
女人,任你是年轻貌美的电影名星,还是阅历丰富的年老富婆,从十七岁到八十
 
岁的女人,见了他都会不由自主的喜欢他!欢哥来操你老屁眼,那可是你的幸运
 
呀!」
 
王欢笑道:「泉弟,你可别把我这张牛皮吹爆了。许妈,别听他胡诌,我觉
 
得只要大家在一起玩快乐尽兴就好,也别管世人如何评说,人活欢乐死亦足!」
 
孔泉道:「说的好!张嫂,还不快给欢哥脱裤子!」
 
张嫂笑眯眯的赤裸着大奶肥臀走到王欢身前,道:「王少爷,上次让你的大
 
肉棍操得人家阴户屁眼都红肿了,这次对许妈可得棍下留情!」说着帮他将身上
 
的衣服脱光。
 
王欢那阳刚雄健的裸体展露出来,在场的妇人只有许妈没有看过王欢的裸体
 
而惊叹之外,王欢带来的四妇虽常看他的裸体,但此时看见仍觉逗人慾火。
 
张嫂见王欢胯下肉棍尚未勃起,立即跪在低上将软软的肉棍含入嘴中舔弄起
 
来,不一会,肉茎勃起变大,尺寸比孔泉的还要大得多!孔泉的鸡巴已有七寸,
 
但王欢的鸡巴有八寸多,而且更粗!
 
许妈一看见这根大鸡巴,就知道为什麽张嫂和芳妈妈上次在宾馆和王少爷玩
 
了回来後阴户和屁眼肿了好几天的缘故了,这麽大的鸡巴操进屁眼里,屁眼不肿
 
才怪!但肯定会很爽!
 
王欢提着大鸡巴来到许妈的臀後,此时许妈仍套着孔泉的鸡巴坐在他胯间。
 
孔泉笑道:「许妈,现在就让你嚐嚐咱哥俩的『夹心三明治』,我仍操你阴户,
 
欢哥在上面操你的屁眼!」说着他双手扒开许妈那本已翻卷的屁眼,使肛门口洞
 
开!笑道:「欢哥,快给她操进去!许妈的老屁眼最经操了!」
 
王欢看着那洞开的屁洞,心头一颤,手扶肉棍将大龟头使劲塞进屁洞里,感
 
觉屁洞里还不算紧,立即用力一顶,将八寸多长的大肉棍连根顶入那温暖湿润的
 
老屁眼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