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我正值期中考,在门内看书,妈妈替我端了消夜进来。「小健,来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吧!」「妈,谢谢你。」我回过头接下妈妈做的消夜。「小健....」「妈,怎样?」「妈....跟你....跟你的关系,会不会影响你....」「妈,你想太多了,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我爱你,在家里,你是照顾我的妈妈,也是我亲爱的女朋友,性伴侣。你也要跟我一样想才行,不然,我们母子的秘密,对你是一种罪恶,而不是快乐了,是不是?」我放下消夜,亲吻了妈妈一下。「小健,这....我懂,可是....妈老是放不开来,怎麽办?」「那....这样好了,你先习惯一下,在家里呢,你就别当我是你的儿子,当我是你的情人,慢慢你就会习惯了。」「我....试试看好了。」我随即掀起妈妈的裙子,一手就伸进了她的三角里里面搓揉。「啊....小健...」妈随即往我身上倒,我将她抱在怀里,吻上了她的唇。「嗯....嗯....小健....嗯....嗯.....啊....」我慢慢脱下妈妈的衣服,只剩下一件小小的三角裤。妈妈也脱下我的裤子,一手隔着内裤抚弄我的阳具。「嗯...健....妈不知道为什麽....从那天起....就每天都想要....你会不会觉得妈妈很淫荡?」「妈,怎麽会呢!我就喜欢你这样。我爱死了。」「真的喔?」妈开始有点撒娇了。「真的。」「那....我不管了....」妈说着就脱下我的内裤,一口将我的阳具含进嘴里。妈妈口交的技巧愈来愈纯熟,一下子就差点让我射了出来。我从妈妈口中抽出阳具之後,让妈妈趴在书桌前,拉下她的三角裤,缓缓的插进妈妈的小穴。「啊....小健....好舒服....真好....嗯.....啊.....妈好舒服...啊....」「妈....不....你现在是我的女朋友....我要叫你名字....小娟...小娟妹妹....喜欢吗?」「啊...喜欢...我喜欢小健叫我名字...小娟...是小健的人....哥...哥....你喜不喜欢小娟妹妹....啊....啊.....好棒啊....小健哥哥....娟妹爱你...你插得妹妹好舒服....啊...」妈妈陶醉的尽情享受这种假想的关系,而这是我的缓兵之计,在未能完全解除她母子乱伦的心防之前,先让她习惯和我的性关系。
 
这一夜,我又连续射了几次精液在妈妈的阴道里面。在和妈妈几个月的性交生活之後,妈妈怀孕了,这也是在我们的预料之中,原本一直有做的避孕措施,在熊熊慾火中早已抛开了这些顾忌,妈妈也不因为怀孕而减少和我的关系,反而性慾更加强烈,日夜向我求爱。就在我们搬离这个地方之前再一次插入她的小穴,我们已无顾忌,妈妈不再假装是我的女友。「啊...小健...插死妈妈了....好儿子...妈真幸福....明天我们就要....啊....就要开始新的生活了....啊.....好棒...妈..好开心...嗯....」「妈...你真的要生下我们的孩子吗?」「不....不要....妈已经跟以前的同学....约好了...她是个妇科医生...她会帮妈妈拿掉的....而且....妈把我们的事....都告诉她了...因为...因为....」「为什麽....」「你放心....没关系...妈了解她...她不但...啊....不但不会说...而且...啊...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啊....快...妈要出来了....啊...泄了...又给你了....」後来我们卖了这楝房子,在北投买了一楝郊外的独楝的房子。
 
在妈妈做完人工流产手术之後,那位女医生出现了。「孩子,在客厅那位阿姨,就是妈最好的同学,她也很早就离婚了,妈之所以把我们的关系告诉她,是因为...妈知道,她跟妈一样很需要男人的慰藉,妈暂时几天不能行房,就由她来代替妈吧!不过,她很爱面子,不会跟你表示得太明显,一切就看你了。」那位女医生容貌不比妈妈逊色,在她进门之时,我就有点心动了,现在听妈妈这麽说,那更是令我不由得下面冲动了起来。一会儿我离开妈妈的房间,来到客厅。「阿姨,真的谢谢你了。」我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别客气,我跟你妈是好姐妹,她的事就是我的事啊!」「那...我们的事,你都知道了...你怎麽看呢?」「呵!阿姨观念很开放的,就算你妈不敢做,阿姨都会劝她做的,阿姨如果有像你这麽一个儿子,早就自己用了,干嘛留给别人,自己受那种情慾的煎熬。」「阿姨,你好开放喔!那...小健当你乾儿子,你当我乾妈好不好?」「当然好啊!」她的脸上露出欣喜之色。「那...你刚才说的,还算不算?妈。」我开始抚摸她的身体。「嗯...算...阿姨...不...乾妈说的是真心话....嗯...」我随即用手沿着她的大腿,探进她的裙内,轻轻在她的大腿内侧爱抚,又往上隔着三角裤抚摸她的阴户。她也是有备而来,早就淫水泛滥了。但是奇怪的是我隔着三角裤抚摸,竟然摸到一条裂缝。
 
我慢慢褪下她的衣服,才发现她的内衣是那种在情趣商店买的全透明式红色胸罩和三角裤。三角裤上包着阴户的地方开了一个洞,可以不用脱下就能直接插入。真是有备而来。我就不客气的脱光衣服,举枪上马,握着阳具插入她湿淋淋的小穴。「嗯....好...果然像你妈说的....好粗...好大....好舒服.....啊....啊....」她的淫水实在很多,一下子地板就流了一大滩她的淫液。「嗯...啊...啊...啊...啊...啊...嗯...啊...啊.嗯...啊...啊...好...乾妈...好久没吃到这麽好的肉棒了....太爽了.....小健...你厉害....」在房内的妈妈大概受不了乾妈的浪叫声,也出来观看。妈妈乾脆就坐在沙发上,看着我们在地板上性交,这种现场实况表演,对妈妈而言是头一次看到,也看得她慾火难耐,虽然她暂时无法性交,却也忍不住脱光了衣服,在沙发上手淫起来。就这样,我多了一个性交对象,两个都是如狼似虎。不久乾妈乾脆搬了过来同住,我享尽齐人之福。每次性交总是妈妈和乾妈一起上,两个都不怕怀孕的大胆淫荡。也因此我大学差点被死当,还好在多读了一年之後顺利毕业。毕业後妈妈大概怕我将来结婚後会离开,就怂恿乾妈嫁给我,而乾妈是求之不得,我也舍不得这种齐人之乐。就和乾妈结婚了。可是婚後还是叫她乾妈,真是淫乱又甜蜜